刘岘:从豫东大地走出的版画先驱(下)

2016-11-03 14:52 作者:康冀楠

眷恋故乡 永远心怀赤子之情

这位从豫东大地走出的艺术大师,自始至终对家乡都有着特殊的感情。

他自幼非常喜爱朱仙镇木版年画,画上鲜艳夺目的色彩和传奇故事,让他百看不厌,他用积攒的压岁钱买了许多年画。当时,刘岘在心里默默地想,长大后,自己一定要成为一个能绘制各种人物的好手,把心里想象的都画出来。事实上,刘岘自幼生活在中原大地,蕴藏在这里的中华文化滋养着他的精神和情感。

早在上世纪30年代,在与鲁迅先生结下深厚友谊的同时,刘岘一直不忘宣传家乡,多次向鲁迅介绍家乡的朱仙镇木版年画。鲁迅十分喜爱中国民间的传统年画,在他的房间里就贴着《老鼠嫁女》《猪八戒高老庄招赘》等年画作品。

1934年春末的一天,刘岘亲自将木版年画送给鲁迅。进了内山书店的门,他看见鲁迅正坐在椅子上与别人交谈。刘岘将一包年画交给鲁迅。鲁迅一边抽烟一边翻看,显得特别喜爱。他笑着告诉刘岘:“年画在绍兴称之为花纸。朱仙镇的木版年画很好,雕刻的线条粗健有力,不是细巧雕琢,这与其他地方印刷的年画不同。这些年画很朴实,不涂脂抹粉,人物也没有媚态,颜色很浓重,有乡土味,具有北方木版年画的独有特色。”

据刘岘后来回忆,他先后送给鲁迅的年画有很多,还有连环画形式的《施公案》等,大概有近百幅。鲁迅非常喜欢这些年画,并把这些年画当作自己的重要收藏品。但是,由于鲁迅四处躲避反动当局的迫害,所藏的年画有所遗失。但是仍然保留有26幅,这些都珍藏在上海鲁迅纪念馆内,属国家二级文物。

新中国成立后,刘岘对朱仙镇木版年画的发展更是关爱有加。他多次专程回到开封,深入朱仙镇附近乡村和开封市内在经营年画的店铺旧址寻访老艺人,进行调查研究,并和省内外专家一起为恢复成立朱仙镇木版年画社多方奔走。此外,他对年画社古版年画研究室根据鲁迅藏品所复刻的木版年画进行鉴定,十分赞赏开封木版年画社艺人苏健成、郭太运精湛的雕版、印制技艺,并选定40多幅作品作为中国美术馆的收藏品。他还欣然题字:“朱仙镇年画是极其佳美的民间美术品,年画的复兴正是建设精神文明的新贡献。”

刘岘先生在晚年时常惦记着家乡。1984年,他回到阔别多年的故乡兰考县,寻古访亲,追忆童年时代。他说,幼时常与王卓君一起绕着糖稀,去县城北关的大神庙玩。他时常告诉友人:“兰考是我魂牵梦绕的故乡,是好干部焦裕禄曾经担任县委书记的地方,也是盛产泡桐的地方。”

8月31日下午,虽已时值初秋,但太阳依然炽烈。记者来到位于东区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年画大师郭太运家,请他回忆刘岘当年来开封时的情形。

郭太运今年已92岁,但他精神矍铄、和蔼可亲、思维清晰。郭太运说,当时他所在的单位是开封地区木版年画出版社,地址在西门大街,他是木版年画研究室主任。那天,身材瘦削的刘岘来到年画社,穿着干净整洁的灰色中山装,眼睛炯炯有神,仿佛有非同寻常的穿透力。刘岘操着一口家乡话,与年画社的工作人员亲切交谈,耐心解答大家的问题,没有一点大家的架子。刘岘仔细察看近年新创作的木版年画,欣赏了年画社多年收藏的年画老版,鼓励大家一定要把木版年画这项古老的民族艺术传承下去,发扬光大。

1989年秋,刘岘应邀访问日本,他向日本美术界介绍了朱仙镇木版年画,朱仙镇木版年画受到日本美术界的热烈欢迎。回国后,他还计划带领朱仙镇木版年画代表团赴日进行刻印表演、展览。然而,1990年9月21日,刘岘因病在北京逝世,带领开封年画访日代表团进行文化交流的筹划成为他未了的心愿。

每每谈及开封的铁塔、繁塔、龙亭、八角琉璃殿、午朝门石狮子以及街头那些“吹糖人”“捏面人”和逢年过节到处可见的“耍龙灯”“踩高跷”“跑旱船”等民间艺术和风土人情,刘岘都如数家珍。刘岘后来在回忆文章中感慨道:“当我成为一个画家的时候,才真正意识到家乡的文化在我幼小的心灵里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无偿捐赠 让作品回归家乡

如同他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和美学境界一样,他对家乡的贡献在他辉煌的人生中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刘岘逝世前,他的愿望之一就是将生前作品捐赠给家乡,为开封的发展尽一分力。刘岘逝世后,这个愿望一直被其夫人王卓君和女儿王人殷铭记在心。在向中国美术馆等捐赠了部分作品后,王卓君和王人殷想要实现刘岘把作品捐赠给家乡这一遗愿的念头变得更加强烈。但由于没有合适机会,刘岘的遗愿一直未能实现。

当时间来到2012年,机缘终于到来。当年年底,市政协第八届、第九届常委,中原摄影学院院长张文艺由于工作关系前往北京,并与王人殷接触。工作间隙,王人殷向张文艺讲述了其父亲生前的愿望,并希望他能够帮忙实现。

得知刘岘这一遗愿后,张文艺非常重视,当即应允下来。回到开封后,张文艺开始为这件事奔走。他不仅和一些职能部门取得了联系,还给时任市长的吉炳伟写了一封长信。张文艺在信中建议在我市建一座“刘岘纪念馆”。他认为,刘岘是开封走出来的版画大师,开封是刘岘青少年求学、成长的重要地方。开封建立“刘岘纪念馆”,可以为美术爱好者增加一处学习基地,无疑给开封增加了一座艺术宝库,对开封建设国际文化旅游名城具有重要意义。

信寄出后,很快得到了吉炳伟的重要批示。一贯重视开封文化产业发展的吉炳伟在批示中肯定了张文艺的建议,并指示有关部门尽快协调办理相关事宜。

分管文物工作的时任副市长陈国桢也指示市文物局、博物馆尽快办理好此事。按照市领导的指示精神,市文物局局长刘顺安、市博物馆馆长曾广庆亲赴北京,与刘岘家人就捐赠作品和建立纪念馆的相关事宜达成共识。王卓君和王人殷不仅贡献出了刘岘在各个时期的代表作,还决定将刘岘数十年来收藏的一批珍贵原版木刻也放在馆中。如此,纪念馆不仅展品数量剧增,其文化价值也有了飞跃性的提升。

“艺术家的责任是要把美献给社会,对文化的影响、对社会的贡献、对人民的责任更能体现一位艺术家的价值。”王人殷道出了她的心声,“我父亲是一位从开封大地走出的人民艺术家。把他的作品无偿捐赠给家乡开封,不仅是父亲本人,也是我和母亲一直以来的心愿。如今,这个心愿达成,相信父亲一定会倍感欣慰。”

至此,这些有着重要价值的艺术珍品,与开封这座文化古城紧紧联系在一起。时至今日,再次回望这件事的前前后后,张文艺感慨颇多。他告诉记者,刘岘发现了美、创造了美,为人间留下了美。他留下了生命的光华,也留下了一个真正艺术家的人格和精神操守。“刘岘纪念馆”不仅仅是展示艺术家个人艺术成就的场所,更重要的是,它把代表中华民族文化的艺术品集聚在一起,构成了一处具有强大凝聚力和发散力的“文化场”,其可能产生的文化效应更值得关注。因此,他特别期待“刘岘纪念馆”能够为开封乃至河南的文化事业发展注入新的动力。

增辉故土

为“文化开封”增砖添瓦

“艺术没有国界,艺术家却有自己的家乡!”曾广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刘岘是我国20世纪现代版画艺术的先驱,他的整个创作历程历时半个世纪,为中国的版画事业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刘岘以他深厚的艺术功底和来源于生活、扎根于人民的创作理念,汲取中华古老的木版年画艺术营养,借鉴西洋版画技法及刀法,开新中国一代版画新风,是名副其实的人民艺术家。“新中国成立后,刘岘在担负行政领导工作的同时,仍然勤奋创作。一幅幅形神兼备、具有人文气息的人物肖像,富有装饰性和人生哲理的寓言、童话、民间故事插图,饱含精神意蕴和诗情画意的花卉以及传达人民心声的生活图景……这些都是刘岘在夜半人寂、斗室孤灯下奏刀完成的。”曾广庆和缓的话语里充满着对刘岘的敬仰,“这需要何等的坚持?是使命、是责任,这是真正艺术家的精神写照。刘岘的版画视野开阔,题材广泛,特别是在‘艺术紧密配合政治形势’的气氛下,他不跟风,自觉坚持并开拓版画艺术的审美价值,自此构成了刘岘木刻丰富多彩、与时代相辉映的艺术画卷。”

曾广庆说,萧军这样评价刘岘的艺术:“在艺术风格上,刘岘继承了我国民族传统的艺术特点。又吸收了外国木刻的技法。”的确,刘岘6岁就随家人从兰考来到开封,他是在开封古老的胡同中长大的,古都文化基因流淌在他的血液中,他既是兰考人民的儿子,又是地地道道的开封人。作为开封走出去的人民艺术家,刘岘艺术成就卓著,光耀中国艺术界,开封人民为之骄傲。刘岘热爱故土,心系家乡,他的作品回归故土,将泽被故里、教育后人。

曾广庆表示,每个人对城市的记忆总会停留在某些具体的事物上,可能是一处风景、一座建筑,又或者是一种美食、一件艺术品。能使人留下美好记忆的城市,必然是一座有味道、有个性的城市,这种个性和味道来自城市的文化厚度。当人们谈起巴黎、纽约、伦敦时,总会联想起卢浮宫博物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大英博物馆,它们的魅力和影响力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这些城市还拥有大大小小的各类博物馆、艺术馆、美术馆,它们共同作用,形成了一个无形的“文化场”,为涵养城市文化土壤、提升城市文化品位创造了可能。由此可见,一座城市的文化构成中不能缺少文化设施的存在。

曾广庆说,文化是城市的血脉和灵魂。开封大力推进“文化+”战略,就是要以“文化+”引领、推进城市转型升级。我们要深入挖掘开封文化,做大做强开封文化,以文化的厚重积累,为“文化+”战略提供支持。作为刘岘的家乡,开封还要继续收藏、征集刘岘各个时期的代表作品,使开封成为刘岘作品最主要的收藏地。开封还要成立刘岘版画艺术研究机构,邀请国内外大学、研究机构、收藏单位开展研讨交流活动,成为刘岘版画艺术研究高地。我们还要研究出版刘岘作品集,加大宣传力度,为国内外学者和版画艺术爱好者研究、观摩提供参考,为“文化开封”建设增砖添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