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岘:从豫东大地走出的版画先驱(上)

2016-11-03 14:50 作者:康冀楠

毛泽东题字 1939年

毛泽东题字 1939年

《青年毛泽东》 1970年 35cm×45cm 平面

《青年毛泽东》 1970年 35cm×45cm 平面

《延安风景之一》 1941年 10cm×9cm 木口

《延安风景之一》 1941年 10cm×9cm 木口

核心提示

在中国近现代艺术史上,刘岘的名字熠熠生辉。刘岘,1915年出生在兰封县(现兰考县),曾在开封生活多年。作为我国20世纪版画艺术的先驱、现代著名木刻艺术家,他的作品深刻反映现实生活,题材广泛,不仅结构严谨,而且线条细腻柔美,极富表现力,有着独特的艺术风格,蜚声世界艺术之林。在他逝世后,夫人王卓君和女儿王人殷遵从他的遗愿,多次捐赠其版画作品和国画作品,展现了淡泊名利、忘怀得失的人生境界。经过慎重考虑后,她们再次作出决定,将刘岘生前的版画和国画作品,以及生前所用的创作工具一并捐献给开封市,用于建设刘岘纪念馆,为开封国际文化旅游名城建设贡献力量。8月中旬,记者和开封市博物馆工作人员来到北京,到刘岘家中探访,和刘岘的夫人王卓君和女儿王人殷共同回忆起这位版画先驱的艺术人生。

勉励有加 毛泽东为他题字

“我不懂木刻的道理,但我喜欢看木刻。刘岘同志来边区时间不久,已有了许多作品,希望继续努力,为创造中华民族的新艺术而奋斗。”这是一段用毛笔所作的题字,珍藏在中央档案馆中。题字的时间是1939年,细细端详,这段题字的字体行云流水,又遒劲有力,作者正是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毛泽东。

为一名艺术家单独题字,对毛泽东而言是绝无仅有的,对刘岘而言,这无疑是莫大的光荣。

在中国近现代艺术史上,刘岘的名字熠熠生辉。1915年出生在兰封县(现兰考县)的他,作为我国20世纪版画艺术的先驱、现代著名木刻艺术家,以黑白木口木刻著称,并以大胆的构图、严谨的结构、优美的线条著称,多年的摸索使其形成了独特的现代版画个人风格,为中国现代版画艺术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卓越贡献。

就是这样一位中国新兴木刻运动的先驱和开拓者,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近百年版画史上著名的艺术家,在逝世之前留下遗愿,将凝聚着自己毕生心血的作品捐献给社会和家乡。如今,夫人王卓君和女儿王人殷遵从他的遗愿,决定将刘岘所创作的版画作品317件、原版木刻16件、国画和水彩画等作品69件,以及其生前所使用的创作工具、手稿、资料185件,一同捐赠给开封市博物馆,并成立刘岘纪念馆,为振兴开封的文化事业贡献一分力量。

8月13日,在北京市西城区的一户普通居室内,记者见到了刘岘的夫人王卓君和女儿王人殷。房门刚刚打开,记者和市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就感受到这个家庭独有的魅力。“哎呀,老家的人来了,欢迎欢迎。”已经100岁高龄的王卓君思维敏捷,一口豫东话让记者倍感亲切,多年的异乡生活并未改变她的乡音。

在文化战线工作多年的王人殷,稳重而睿智。客厅的一个实木书架占据了整面墙,上面摆放着大部头的书籍和父亲的照片。与她交谈时,记者仿佛在历史与现实之间来回穿梭,聆听一位老人娓娓讲述着父亲刘岘对历史与艺术、使命与责任的理解。在她轻声细语的叙述中,一位握刀向木半个多世纪的艺术家形象渐渐清晰。

《巩固团结抗战到底》 1938年 11cm×9cm 木口

《巩固团结抗战到底》 1938年 11cm×9cm 木口

《两工人》 1932年 19cm×33cm 平面

《两工人》 1932年 19cm×33cm 平面

《河淀袭敌》 1944年 15cm×8cm 木口

《河淀袭敌》 1944年 15cm×8cm 木口

痴迷艺术 年轻时与木刻结缘

刘岘,原名王之兑,字慎思。刘岘5岁时丧母,为了纪念自己的母亲刘芬,他改名刘岘。孩提时代,兰封县城城西门的城隍庙戏曲舞台上曾多次留下刘岘的足迹,城隍庙的建筑和泥塑的神像常常令他流连忘返,不忍离去。在王人殷看来,正是那鲜艳、浓烈的色彩和泥塑,给予她父亲最初的艺术启蒙,并萦绕他一生。

王人殷望着墙上悬挂的父亲照片,回忆起逝世多年的父亲,深厚的父女之情溢于言表。她告诉记者,由于当时兰封县兵祸连年,刘岘6岁的时候随祖父迁居开封,就读于开封第二小学。当时小学里教画画的郭老师对他格外喜爱,带他去书店街买绘画材料。正是郭老师的悉心指导,增强了他学画的信心和勇气。就连脾气暴躁的祖父,看到刘岘的画作也会啧啧称赞。

“木版年画对父亲的一生影响重大。”王人殷说。当时,年终岁首出现在街头的木版年画,引发了刘岘浓厚的兴趣。当时,贩卖年画的店铺多在北土街,这些木版年画刻线粗犷、色彩简单朴实、乡土气息很重,有100多个品种,刘岘常在店中观赏、学习。从这些年画中,他获得不少知识。

曾在开封静宜女中(现开封八中)就读的王卓君回忆起了那时候的情形:“当时,古城开封是河南的省会,五四运动的新思潮已经为开封带来了民主的气氛,新兴文学、革命思潮不断涌进开封。”刘岘进入了河南省立一中读书,他的中学生活除了埋头画画,就是如饥似渴地阅读国内外名著及《新青年》《现代评论》等进步期刊。在这里,他和几个志趣相投的同学办起了8开小报《虹》,致力于抨击社会的黑暗。尽管这张小报的文章不乏幼稚,但却因触及社会问题,出了三期就停刊了,刘岘和同学段时欣也因此被勒令退学。这件事对刘岘打击很大,后来不得不转入美国基督教会办的济汴中学,他在这所学校收集了不少宗教画片,这些画片极为精巧美丽。

但是,济汴中学的压抑让刘岘难以承受,在这里就读一年半后,他便自作主张离开学校,来到当时自由空气比较浓厚的北平。

“我父亲当时可能没有想到,这会是他后半生工作和生活的城市。”王人殷笑言。1932年,刘岘考入北平艺术专科学校西画专业。一天,刘岘偶然从一本中译本的外国小说里发现了一幅十分精彩的木刻封面画,内文的插图也是黑白木刻,这使年轻的刘岘大为惊讶,线条的力量竟然如此有魅力。此刻,仿佛有股力量拉住了刘岘的目光,他的心头升腾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激情和灵感。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学习木刻。

刘岘从王麻子剪刀店购买了刻字的小刀,又在木板店买了梨木板。他反复比照、实践,从中领悟一些技法。后来,他在东单的一家书店里找到了一本旭正秀著的《木刻作法》和织田一磨著的《版画作法》,此后雕刻水平日益提高,不足半年,就刻了50多幅版画,内容多为车夫、报童、乞丐、饥民等,再加上几十幅木炭速写。

1932年夏,刘岘在开封双龙巷“兰封同乡会”的三间北屋里举办了王泽长木刻木炭画展。这是他第一次展出作品,当时《大梁日报》上刊出专页并由现代文学家叶鼎洛为他写了一篇文章。展出非常受青年学生和小职员的欢迎,参观者很多。刘岘的作品因以下层劳动者生活为主题而引起了当局的注意,被认为有“煽动人心”“越轨行为”之嫌,画展被迫停展。

师从鲁迅 艺术与精神的升华

于是,刘岘离开开封到了新兴木刻运动活跃的上海。在这里,他有幸认识了鲁迅先生,且与鲁迅先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在记者与王人殷的交谈中,她多次谈到了父亲与鲁迅的交往经历。她坚定地认为,父亲之所以有以后的成就,与鲁迅的悉心指导密不可分。

初到上海,刘岘得知内山书店的老板是鲁迅的好朋友,可以通过内山书店转交给鲁迅信件。于是,他通过书店老板内山完造给鲁迅写信。一周后,刘岘终于得到了鲁迅的回信。信中鲁迅勉励刘岘要打好绘画根基,多画、多刻,并指出他寄去的几幅作品的优缺点。这封信给了刘岘极大鼓舞和信心。

1933年10月中旬,在上海施高塔路千爱里40号德苏原版木刻画展览上,刘岘见到了鲁迅。王人殷回忆道:“这次见面给父亲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之前他渴望得到先生的教导,可又有敬畏之感。这次面谈使他感到先生的亲切,尤其是先生对于年轻人的爱心和期望之切,都使他深为感动。”此后,刘岘与鲁迅有过多次见面和通信。

1933年11月,刘岘在上海美专发起成立未名木刻社,创作、出版了一系列木刻版画集。主持未名木刻社期间,刘岘一人创作了《野草》插图集、《孔乙己》插图集、《风波》插图集、《阿Q正传》插图集和《怒吼吧,中国之图》等10多套木刻版画集。刘岘将这些作品呈送给鲁迅审阅。鲁迅对这些插图给予肯定并作出指导,甚至连人物的服饰、环境都给出意见。鲁迅编印的第一本中国新兴木刻集《木刻纪程》(共24幅)收入刘岘的《少女》《乐人》等4幅作品,还将刘岘的木刻《列宁》《两工人》《乐人》推荐参加1934年在巴黎举办的革命中国之新艺术展览。

鲁迅为刘岘的人生和艺术道路指明了方向,使年轻的刘岘具备了革命文艺战士必备的新文艺思想与木刻基本技巧。从1933年10月在上海第一次见到鲁迅,到1936年的3年间,刘岘与鲁迅之间的通信有51封被收录于《鲁迅日记》中,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他们之间的密切关系。

文学家萧军曾言:“在30年代,鲁迅的两只手,一只培育了若干青年文艺作家,我本人就是其中之一;另一只手则培育了若干青年木刻家,刘岘同志就是其中之一。”

《没有照会哪里行》1932年 17cm×12cm 平面

《没有照会哪里行》1932年 17cm×12cm 平面

《没有字的故事》之一 1937年 21cm×14cm

《没有字的故事》之一 1937年 21cm×14cm

《鲁迅》 1958年 26cm×35cm 平面

《鲁迅》 1958年 26cm×35cm 平面

握刀向木 写就辉煌艺术生涯

刘岘先生所投身的新兴版画运动是中国现代文艺革命的一座丰碑。新兴版画从它诞生的那天起,便和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及广大人民群众的命运紧密相连。它是中国革命文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左翼美术的主力军。版画家以艺术作为战斗武器,在思想教育战线上发挥着重要作用。

1934年7月,刘岘到日本东京帝国美术学院师从著名木刻家平塚运一,掌握了木口木刻的刀法,成为我国最早、最成熟地掌握这种刀法的版画家。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刘岘立即终止在日本的学业,慨然回国。他回到上海参加留日归国同学会救亡团,不久又回到开封。刘岘等人在开封举办了抗战宣传美术展览,激发起开封学生的爱国热情。刘岘自编自刻的连续木刻《没有字的故事》和《抗战版画》揭露了日军的暴行,激起国人的斗志。

1937年冬天,在抗日烽火中,刘岘和相恋多年的爱人王卓君在开封举办了简单的婚礼。王卓君知书达理,敢于接受社会新思潮,颇有巾帼豪杰的气概。时间已经过去了近80年,王卓君仍然记得当时的情形:“由于时局动荡,我们结婚没有什么仪式,就是几个朋友吃了顿饭。”此后的50多年中,两人相濡以沫,不离不弃。王卓君一直是刘岘的坚强后盾,也是他事业上的最有力支持者。在刘岘逝世后,王卓君不顾年老体弱,依然继续实现着刘岘的心愿。

1938年,刘岘经中共河南省委介绍参加新四军在河南确山竹沟镇的彭雪枫部。在彭雪枫的关怀下,刘岘创办了拂晓剧团、拂晓歌咏队,成立了拂晓木刻研究会,举办木刻技法讲习班,为部队和老百姓举办画展。1939年,刘岘调到延安鲁艺美术系任教。在这里,他对艺术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艺术不是艺术家象牙塔里的玩物,而是时代和人民的心声。

抗日战场炮火连天,在延安窑洞微弱的灯光下,刘岘创作了《保卫黄河》《收复失地》《生产曲》等大批反映抗战和边区军民生活的作品。1939年11月,刘岘把手工装订的木刻集呈送给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同志。几天之后,当时的鲁艺院长赵毅敏兴奋地来到刘岘住的窑洞,拿出了毛主席为他写的题字:“我不懂木刻的道理,但我喜欢看木刻。刘岘同志来边区时间不久,已有了许多作品,希望继续努力,为创造中华民族的新艺术而奋斗。”这是毛泽东仅有的一次谈及木刻艺术,也是专为艺术家个人写的题字。毛主席的题字给予刘岘极大的鼓励。他把题字悬挂在窑洞的墙壁上,激励自己创作。

而在北京刘岘的家中,客厅中央悬挂着这幅题字的复制品,虽然纸张略有发黄,但是苍劲有力的题字依旧醒目。虽然多次搬家,但是刘岘和家人每次都将这幅字悬挂在家中的中央位置,激励着他们奋力拼搏。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刘岘长期担任中国美术馆研究部主任、研究馆员,中国版画家协会顾问等职,同时专注于木刻版画创作。一幅幅形神兼备具有人文气息的人物肖像,富有装饰性和人生哲理的寓言、童话、民间故事插图,饱含精神意蕴的花卉以及传达人民心声的生活图景……都是刘岘在夜半人寂、斗室孤灯下奏刀完成的。

在王人殷的记忆中,父亲留给她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个每天晚上在昏黄灯光下伏案工作的背影,以及满地的木屑。她告诉记者,父亲虽然身材瘦小,但精神总是很好。他很少午睡,经常创作到深夜,并且第二天照旧上班,不知疲倦地埋头创作是他生活的主旋律。

在半个多世纪的创作生涯中,刘岘始终坚持现实主义的创作道路,用数千幅版画作品记录了中国社会时代的生活,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版画艺术的发展做出不可磨灭的功绩。他的作品深刻反映现实生活,题材广泛,不仅结构严谨,而且线条细腻柔美,极富表现力,有着独特的艺术风格,蜚声世界艺术之林,成为令人敬仰的人民艺术家。

刘岘对人生对艺术始终怀着一颗赤子之心。1990年8月,在他生命的最后20天里,尽管他已无力握刀,可他仍然与绘画朝夕相伴并创作了28幅画作。就在8月26日,他在最后一次住院前两天,画完了人生中最后一幅画:浅黄色的新月镶嵌在蓝紫色的天幕上,一株火红的鸡冠花被狂风压弯了腰。画的背面,刘岘用钢笔写了两行字:风暴来了,吹折鸡冠。心情坦然,无所畏惧,生死度外。这幅画,王人殷一直珍藏在家中。这是他与疾病抗争的见证,也凸显出他对艺术的澎湃情怀,更是他为自己一生画上的圆满句号。正如刘岘临终前对王人殷道出的肺腑之言:“我爱艺术胜过生命。”

1990年9月21日清晨,艺术大师刘岘溘然长逝。